网站导航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
“投资”投出个天大的陷阱——孙海瑜集资诈骗案
来源:    发布时间:2016-01-12 16:02:56  点击数:
  让自己的财产保值增值,投资理财是重要渠道和手段。众所周知,投资既意味着收益,还意味着风险。作为投资者只有识别和远离风险才能使自己的财产保值增值,否则可能落个“鸡飞蛋打”下场。这个基本的道理,每个投资者不是不知道,也不是不理解。但是,现实中仍旧有不少人“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盲目主球高利,幻想一夜暴富。其后果可想而知,教训也惨痛深刻。这种情况在非法集资案件中尤为明显,如江苏省高级人民法审结的上诉人孙某瑜、胡臻集资诈骗、原审被告人连志刚等十一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一案中,不论是非法集资者,还是参与非法集资者,有的人财两空,有的亲离众叛,有的家破人残…..。究其根源,贪图高利是驱动、投机侥幸是推手
  目前,非法集资呈高发态势。为了引导社会公众远离非法集资,我们总结梳理了该案,以期警示社会公众引以为戒。这也是对被告人定罪判刑所要实现的目的和效果的应有之义。
 
【案情简介】
  2004年1月,被告人孙海瑜、胡臻共谋用设立公司的形式,以联合种植灵芝为名,采用给投资人高额利息的方法向社会非法集资。2004年4月6日,被告人孙海瑜出资人民币100万元以其和被告人胡臻名义注册成立南京润在生物有限公司。公司成立后,为达到迅速骗取大量资金的目的,未经有关部门批准,孙海瑜、胡臻指使被他人以公司的名义发展一级代理商,采用给予各自所集资金8%至12%的高额代理费,再由他们发展投资人或下一级代理商的方式,以联合种植灵芝获取高额回报为诱饵,在山东省济南市、江西省德兴市、河北省石家庄市、江苏省淮安市、天津市、上海市等地发展大量的下线“投资人”。为骗取“投资人”的信任,被告人孙海瑜、胡臻用非法集资获得的少部分款项在高淳县定埠镇租赁100余亩土地作为种植灵芝基地,以供投资人参观、考察用,并谎称投资无风险,夸大种植灵芝的收益。后又以公司名义分别与众多“投资人”签订相同内容的《联合种植开发合同》,合同约定:双方联合种植灵芝,投资期限为三个月,公司第一个月支付投资人本金10%的返利,第二个月再支付10%的返利,第三个月返还本金,到期后可再投入。在非法集资过程中,各地代理商将非法集资的款项分别于每个月10、20、30日汇入被告人孙海瑜指定的银行账户上,并将投资人名单及投资金额传真给公司,再由公司核对后按名单及金额签订合同及收据给投资人。被告人孙海瑜、胡臻用收到的后期投资款兑现前期投资款本息的手段来兑现投资人的高额回报,以进一步骗取投资人的信任。
  2005年7月后,在公司并未产生经营效益情况下,被告人孙海瑜伙同被告人胡某采取用骗取的部分集资款把有限公司增资为股份公司,又先后用集资款注册成立南京济信行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南京竣乔贸易有限公司,收购南京金马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并在高淳县购买土地、设备并修建厂房;并利用公司画册、网站等向投资人广为宣传与公司经营能力不符的各种荣誉、发布公司快要上市等虚假信息和组织投资人到公司参观尚未投产且无生产许可证的生产灵芝产品的厂房、设备,进一步诱使投资人上当受骗。将原先与投资人之间签订的《联合种植开发合同》的名称先后改为《产品销售合同》和《工矿产品订货合同》,变支付高额利息为违约金给予投资人高额返利等方式,通过一级代理商,继续在山东省、浙江省、安徽省、江西省、河北省、江苏省、天津市、上海市等地,采用与众多投资人签订《产品销售合同》或《工矿产品订货合同》的形式骗取资金。
  自2004年4月至2008年7月间,被告人孙海瑜、胡臻以润在公司名义采取欺骗的方法,非法集资累计401682.65万元,分别用于归还投资人本金、利息、代理商提成费、维持公司运营及个人挥霍。其中,用于归还投资人本金累计272259.24万元;用于支付高额利息累计65594.26万元;用于支付代理商提成费用累计37598.81万元;用于润在公司购买土地、设备及修建厂房等资产及其他费用支出共计8153万元;用于被告人孙海瑜、胡臻个人购房、买车共计837万元;另有17240万元被告人孙海瑜、胡臻无法说清楚去向。最终造成14822名投资人损失共65007.07万元无法偿还。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上诉人孙海瑜、胡臻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诈骗方法进行非法集资,至案发前有6.5亿余元不能归还,其行为构成集资诈骗罪,集资诈骗数额特别巨大,且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巨大损失,罪行极其严重,但鉴于孙海瑜能认罪、悔罪,被害人的损失得到一定挽回,以集资诈骗罪判处孙海瑜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判处胡臻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其他各被告人均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至二年六个月不等的刑期。并判决扣押在案的犯罪所得予以追缴,发还被害人;责令被告人继续退赔犯罪所得,发还被害人
 
【警示点评】
  从法院认定的事实看,被告人非法集资的手段比较简单,但案件却不一般。全国9个省、直辖市, 14822名被害人,非法集资401682.65万元,损失65007.07万元。这一组惊人的数据表明,该案涉及范围广泛、参与人员众多、集资损失数额巨大。为什么并不十分复杂的灵芝种植和加工能吸引这么多人参加呢?不可否认,这与灵芝被作为“仙草”深入人心、灵芝产品对某些疾病确实有疗效等因素有关。被告人某种程度上也正是利用了人们的这一心理。但是为什么又能非法吸收到这么多是资金?灵芝种植和加工究竟能产生多少利润?这些利润是否足以支付资金成本及利润?难道投资者不去思考分析这些问题吗?带着对这些问题的追问,深入查阅卷宗就会发现,“前赴后继”的“投资者”中,有的不愿意去考虑这个问题,有的很少去思考这个问题。这是为什么?这也是我们总结梳理这个案件原因,以期起到警示作用。
  (一)贪图高利是祸根,投机侥幸祸缠身。天下不会掉馅饼,高利只能是陷阱。但一旦被贪心蒙蔽了双眼,很多人只盯着眼前的高额利润,没有考虑到背后的巨大风险,拿陷阱当馅饼。就集资者孙海瑜来说,她曾因在河北、山东非法集资被当地司法机关查处过,但因贪心挣大钱,仍不知悔改,最终落个在监狱过度余生的悲惨下场。被告人马某军原本为公安机关公务员,为图高利,找到孙海瑜要求作为一级代理商发展下线参与非法集资,最终不仅没挣到大钱,还被判刑开除公职。就集资参与者来说,他们看到的是三个月一周期,一年四周期,年利润将达百分之八十的高额利润,于是乎“不计后果”,不仅将自己的钱投进去,甚至找亲戚朋友借钱投进去,最终有去无回。还有部分非法集资参与者明明知道自己不是为真正投资灵芝种植及产品加工,而是投机侥幸自认为比其他人强,“早出手,快收手”,成为第一波获益的出局者,自己从中挣钱,风险由后来人“接盘”。俗话说的好“人算不如天算”,他哪里知道还有“出手”更早的人,他出手时已成为后来的“接盘”人,只不过接到的是前面已形成的巨大陷阱。孙海瑜案就如此,孙海瑜之前在河北、山东等地非法集资,早已形成巨大的资金亏空,后又在南京、浙江、江西等地非法集资,这些地方的参与者从开始参与那一刻起,就接了个巨大的“坑”。
  (二)个个都是挖坑人,把坑挖深难脱身。“众人拾柴火焰高”,同理,“众人挖坑坑更深”。形象地说,每个非法集资案件就像个资金亏空的大“坑”,集资者每吸收一人或一次,参与者每参与一人或一次,都是在不断挖这资金亏空的大“坑”,吸收、参加人或参加的次数越多,“坑”就会被越挖越大、越挖越深。孙海瑜非法集资案之所以能非法集资达40亿元,应该说不仅仅是被告人实施诈骗进行非法集资的结果,某种程度上也是每个集资参与人共同努力才挖出损失达6.5亿元这个既深又大的“坑”。从这一个角分析,每个非法集资参与者自从参与非法集资开始,实际上就在为自己挖“坑”,难道说陷入“坑”中难脱身能与自己无关吗?这个案件告诉我们:显然不是。该案件已经审结,被告人也被投劳服刑,但因被告人已没有任何财产可供追缴、执行,诸多被害人的损失也就无法得到全部挽回,至今仍在“坑”底,难以脱身。
  (三)“投资”到头一场空,人财两失屡发生。非法集资案件中“人财两空”是个基本的规律,作为集资者,不仅不能通过非法集资挣大钱,触犯法律还可能构成犯罪,孙海瑜、胡臻等人就是如此,这是“人财两空”。作为非法集资参与者,投出去的资金不要说利润,连本金也收不回来,有的甚至落个有家不能回、被人伤害等下场。这也是“人财两空”。比如孙海瑜集资诈骗案中,孙某亮作为当地的一级代理商参与非法集资,在从山东来高淳追讨非法集资款项的途中发生车祸,致严重颅脑损伤,虽经抢救数月保住生命,但已彻底丧失生活自理能力。大量经其参与非法集资的人不断到他家讨要集资款,以致后来到他家打、砸、抢,所有财产被洗劫一空,无法生活。全家为躲避不得不到外面租房生活,但非法集资参与人管不了这些,在找不到的孙某亮的情况下,到他儿子单位纠缠、跟踪,让他儿子也无法正常工作。凡此种种人间惨剧皆因追逐暴利所致,教训惨重深刻,让人警醒。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管理员登录 |